>
新开传世sf 45找传世 最新传世sf 传世散人服

您现在的位置:45woool中超变传奇世界sf发布网 > 新开传世sf >

一百年前,北平人买得起香椿吗?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03-03

一百年前,北平人买得起香椿吗?

《像雾像雨又像风》

昨天一个热搜被——顶起,“上海香椿90元卖一斤”。我真的不得不佩服中国人的贪婪。春节过后,大鱼大肉还没消化,全国人民都在千方百计“吃春”。

南方人喜欢吃一个荠菜小馄饨,北方人喜欢吃香椿摊鸡蛋。荠菜、洋葱、春竹笋、香椿、榆树钱、槐花.不出意外,它们会依次出现在各处的餐桌上。

有人嘲讽北京是美食沙漠。说到“咬春”,北京人表示不满,决定派唐去谈老北平的春天味道。

按照唐老师的笔,香椿的味道是乡愁:“北平老房子里的老香椿还天真吗?”

来自安徽的陈晓卿也有春天的故乡味道:“春天在西头的荠菜花里。说得好,要体验春天,最好去农村。”

春天那么好,我讨厌不把它吞进肚子里。即使我吃不下,我也要看看张文能否解决我的渴望。

我的香椿树

节选自《什锦拼盘》(唐作品08)

读完王洪军的《谷雨之后椿芽香》随笔,故乡的思想油然而生。北平故居很可能是清初的皇家宅邸。因为正厅的屋顶是圆形的芝瓦,没有厢房,而是一条用丹楹和粉笔画的宽阔走廊。

厅院左侧有一棵梧桐,右侧有一棵梓树,云都是挺老的树。大厅西面的两扇窗户又高又开。作者和他的弟弟孙韬每天在房间里阅读和写作。

窗前有一个小院子,中间有一个花架,上面种着绿色美丽的萱草。窗户是两个人都抱不动的老椿的时候,夏天热的时候,枝叶茂密,参差不齐,房间清凉。

我常常想,前人虽不专精园林设计,却是匠心独运,是如此美好的口头色彩,以至于桐梓辉煌,春轩繁盛。因此,清代著名书法家王文志(门楼)将“叶仪清分”牌匾赠给第一太爷。据赵慈瑞老师说,这四个字瑰丽飘逸,极其朴实,是门楼老师的经典之作。

小时候只知道香椿又大又凉。香椿虽然壮,有一串褐色的果实,但可以作为各种小动物。然而,当树木盛开,树枝堆积时,有一种奇怪的味道。闻过之后香气太过逼人,还是觉得很难受!

一个初春的早晨,我去自习室找窗课。我总是在八点钟去书房温书。那天七点进书房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在爬树捡花蕾。门房徐琳立即跟进了研究,说香椿芽还没有上市,卖蔬菜的陈先生让他挑一些来卖,所以他印象很深。

既然是门口卖菜的想摘点芽,那我就没问了。后来才知道,香椿越老,发芽越早。人们在《谷雨》中摘下了香椿的花蕾。我家的香椿是百年老树。过了春分,盘木累了,扣了,上面长满了绿茎绿芽。

据说香椿的芽可分为初生芽、次生芽和三级芽。花蕾越早,香味越浓。将初生芽放入沸水中,与豆腐、芝麻油和蚝油一起食用。如果把扎江面当面条大小吃,味道会比豆类和夹菜好吃,这是一个特长。

当第二芽和第三芽的味道淡了,卤蛋和炒蛋仍然有清香和独特的味道。陈先生从树上摘下的第一个芽,第一次可以摘两斤多,第二次和第三次可以摘一斤多,不到两斤,然后摘第二个和第三个芽!

他摘下第一个花蕾,洗净

他摘了香椿芽卖了。门房从来不敢向他要钱。然而,他车上还有很多其他新鲜蔬菜。给门房选一些新的是人之常情。我自然视而不见,放过他们!

自从来了台湾省,头几年没吃过新鲜的香椿。衡阳街有几家海鲜店偶尔会卖腌制的香椿干,死气沉沉,咸咸的,连香椿的软香都没有。

img src="https://p8.itc.cn/q_70/images03/20210302/5e2efe6039cd48b29e5d41c5c7d7621b.gif" />

一九五七年,笔者在嘉义工作的时候,堇篱茅屋颇多隙地。有位在农业试验所担任育种工作的友好,送了我四株从内地移来的纯种香椿树秧子。虽然只有一尺多高,微风摇曳,隐蕴菁香,绝非凡品。

经过连年施肥培土,日渐茁壮,嘉义有家中央餐厅的经理毛君,虽然隶籍四川,可是最爱吃新鲜香椿拌豆腐。有一次我摘了一些椿芽,拿到中央餐厅让厨房配菜,毛经理尝了之后,认为这几株香椿的香味跟内地完全一样。

从此他时常派人到我的住所来摘,从初芽吃到三芽,三芽长成椿叶,方才罢手。去年初夏,偶过嘉义旧居,院中几株香椿已经翠色参天、亭亭如盖了。大概现住的主人对于这几株香椿颇为爱惜吧!

渡海来台,时光轮转,不觉过了三十多年,欣欣小草已成乔木, 岁月骎骎,北平旧宅那些层阴匝地、格枝杈桠的老椿,是否依然无恙?北望燕云,中怀怆恻,思绪纷披,恨不能回去看看,我想五十岁以上的人都有这种想法吧!

相关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