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开传世sf 45找传世 最新传世sf 传世散人服

您现在的位置:45woool中超变传奇世界sf发布网 > 新开传世sf >

为什么麻辣小龙虾越来越辣越来越凉|麻辣小龙虾

来源:网络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21-02-24

为什么麻辣小龙虾越来越辣越来越凉|麻辣小龙虾心理学研究

作者|太乙

之前在壳上看到一个问题:你最崇拜哪个历史人物?

一个厨子@夹克的回答:哥伦布。没有哥伦布,就没有川菜、地方美食、西红柿炒鸡蛋。

按照这个逻辑,如果没有辣椒,就没有周黑鸭、卫龙辣条、腌制鸡爪、重庆火锅、麻辣小龙虾……多少好吃的菜就失去了,这在世界上是不值得的。

泡面必不可少的是辣椒粉,炒饭必不可少的是老干妈,火锅必不可少的是辣基。辣椒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调味作物,中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大的辣椒生产国和消费国。辣椒种植面积超过2000万亩,食用辣椒的人数超过6亿。辣椒最早起源于中南美洲的热带地区。明代通过丝绸之路和马六甲海峡传入中国,然后以麻辣著称的川菜、湘菜应运而生,再后来毛主席的名言“不吃辣,不革命”。

什么叫辣?痛觉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辣”是一种味觉体验,但人们往往用“甜、酸、苦、辣、咸”来代表生活的五味。但其实辣不是味道,而是痛苦。辣椒中的辣椒素(化学名:反式-8-甲基-N-香草基-壬烯基酰胺)具有很强的刺激性,可在人体内产生烧灼感,称为“辣味”。从生理角度来说,这种刺激不仅能让大脑感到疼痛,还能感觉到热量。生活中经常有这种经历。吃了很辣的东西,感觉嘴里能喷火,会流汗,会脸红,会蜕皮,特别是不习惯辣的人。然而,味觉产生的机制是不同的。一般来说,食物中的某些物质刺激味蕾,味蕾通过神经传递到脑岛,从而产生味觉。以前一般认为人体只能感受五种味道:酸、甜、苦、咸、鲜,但最近的研究也发现,脂肪也是第六种味道[1]。

喜欢辣的味道,就摆脱不了心理机制

//我爷爷,曾祖父,老婆,曾祖父.都吃辣|基因和遗传

王多宇从他二爷那里继承了几十亿的资金。如果王思聪的电竞打不好,他会回万达工作,但是我爸妈留给我的只有一张嘴,能吃,能吃辣。

古代人发现,辛辣食物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某些微生物的繁殖和生长。例如,玛雅人在药物中加入辛辣物质以防止伤口感染。其他人发现在食物中加入胡椒可以杀死细菌,延长食物储存时间。比如腌制咸菜、萝卜、腐乳时,会适当加入辣椒。对人体来说,辣椒可以刺激舌头和皮肤上的感受器,释放升高体温的信号。也就是说,人们可以通过吃辛辣的食物来抵御寒冷,这可以提高早期人类的生存概率。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人类逐渐保留了这种能吃辣的基因,后代越来越容易接受和适应辣的刺激。脑科学研究还发现,辣椒素和辣椒素可以缓解神经疲劳[2],还具有镇痛作用,甚至可以促进大脑分泌内啡肽(俗称快感激素),从而产生快感[3]。研究人员以同卵双胞胎为研究对象,讨论了在遗传物质相同的情况下,环境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定量模型结果表明,遗传因素可以解释18%-58%的人对辛辣食物的偏好。也就是说,辣刺激带来的快感是遗传的。

//辣疼,但没有辣不开心|良性受虐狂

既然辣是一种痛,原因,人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为什么很多人会对这种痛苦的灼热感情有独钟?这些人是在摇m吗?

这要从良性自虐的假设说起。即当大脑意识到不存在真正的危险时,一些“危险”的行为可以带来快感[4]。类似于蹦极等极限运动,失重会引起人的紧张和恐惧,会出现一些负面的生理反应。但大脑总是提醒自己“已经采取了安全防护措施”,这种身体和认知上的偏差会让人感到兴奋和刺激。人们对辣椒的反应也有共同点。在辛辣物质的刺激下,烧灼感会使身体产生一些防御反应,但在意识到这种感觉不会带来实质性的伤害后,就可能变成一种享受,痛苦和快乐。

//热的是这个社会|单纯曝光效应

一般来说,孩子相对不太会/爱吃辣;但是,雪堂君身边有很多上了大学以后吃辣的同学朋友

越来越生猛了。这是为什么?

在回答之前,先介绍一下什么叫纯粹接触效应。它是指某刺激仅仅由于频繁地出现,就能增加人们对它的偏好[5]。比如,你回忆跟小学、初中异性同桌有没有过不一样的“同学情”,那种特殊情感在某种意义上可能就是纯粹接触效应的作用。 由此,这种频繁出现的方法可用于追妹纸或汉纸,但前提是人家对你不反感。

喜欢吃辣的机制也与此类似,如果父母和朋友经常吃辣,哪一顿都少不了辣元素, 不吃辣的菜的话就没地吃的,在辣椒的频繁刺激下,这一类人会逐渐接受和适应辣味,长期以往,甚至还可能会喜欢上辣味。而对于另一类周围人不爱吃辣的人来说,本身不太喜欢辣刺激,同时又不需要“被迫”接受辣椒,那么也就会一直保持“不爱吃辣也不能吃辣”的状态。也就是说,长期暴露在不同的“辣”环境下,人们逐渐分化成对辣椒接受程度不同的群体。

You are what you eat | 辣与心理的相关研究

//吃辣?泼辣?| 辣与易怒、攻击行为

人们在日常表达中经常把“辣”与易怒、攻击等特点联结起来,比如,形容凶悍、不讲道理为泼辣,形容心肠或手段恶毒残酷为毒辣或心狠手辣。研究者通过操纵实验对象接受辣刺激和中性刺激,然后让他们观看令人愤怒的视频,皮肤电的结果发现,接受辣刺激的人的皮肤电变化率更高[8],并且“辣”与“怒”有着相似的生理反应,比如,体温、血压升高、身体发热、面孔泛红等。还有研究者通过问卷调查发现,吃辣越多的人自我报告出更高的攻击特质。另外,也有研究者要求被试吃辣或不辣的食物、或者看辣或者不辣的图片,然后让他们补充残缺的单词,例如,h_t,可以补充a成hat(帽子)、也可以补充i成hit(打)。结果发现,辣刺激能够启发人们的攻击认知[8]。

//越辣越爽、越刺激 | 辣与感觉寻求(sensation seeking)

除了与“怒”有关联,“辣”也跟“感觉寻求”、“冒险”也一定的联系。一般来说,高水平感觉寻求的人时刻渴望刺激,无论是体验上的还是感官上的。他们经常通过参加冒险活动(如跳伞、蹦极)、反常规的活动(如穿奇装异服)来获得兴奋体验。吃辣椒也是“良性自虐”的一种表现形式,可以给人们带来感官上的刺激体验。因此,能吃辣或爱吃辣与人们的感觉寻求特质水平存在一定的正相关关系。研究者通过辣椒测试将实验对象分为喜爱吃辣和讨厌吃辣两组人,结果发现,喜爱吃辣的人在感觉寻求特质量表上的得分更高[9]。还有研究者通过提供辣味面包和白味面包,结果发现,吃辣味面包的人在爱荷华赌博游戏中更倾向于采取冒险策略[10]。

我爱辣椒,辣椒使我快乐。火锅、小龙虾走起,让舌尖在辣味中尽情绽放吧!

然而,辣椒虽爽,但不要贪吃噢。万一吃多了,喝水是没有用的(因为辣椒素不溶于水),不妨试试冷冻的全脂牛奶,降温又止辣。

投票

学堂君

学堂君是个去吃麻辣香锅都基本只点酱香的“小辣鸡”,但莫名在一个月中总有那么几天想去吃辣。每每吃到涕泗横流后便痛定思痛下定决心再也不尝试力所不能及的辣度了,但到了下个月口水又开始蠢蠢欲动。这可能就是感觉寻求吧!对于不擅长吃辣的人类来说,点个麻辣火锅就是平凡日子里的快乐冒险吖(๑>؂<๑)

参考文献:

[1] Keast, R. S., & Costanzo, A. (2015). Is fat the sixth taste primary? evidence and implications.Flavour, 4(1), 5.

[2] 郭时印, 姜德建, 黄忆明, 谭兴和, 孙振球. (2007). 辣椒素抗疲劳作用研究进展. 中南药学, 5(4), 351-353.

[3] Rozin, P., & Schiller, D. (1980). The nature and acquisition of a preference for chili pepper by humans. Motivation & Emotion, 4(1), 77-101.

[4] Zajonc, R. B. (1968). Attitudinal effects of mere exposur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9(2), 1-27.

[5] 傅于玲, 邓富民, 杨帅, 徐玖平. (2018). 舌尖上的“自虐”——食辣中的心理学问题. 心理科学进展, 26(9), 1651-1660.

[6] Rozin, P., Guillot, L., Fincher, K., Rozin, A., & Tsukayama, E. (2013). Glad to be sad, and other examples of benign masochism. Judgment & Decision Making, 8(4), 439-447.

[7] 纪婷婷. (2014). 具身隐喻视角下的辣与怒:解析辣妹子背后的心理机制. (硕士学位论文, 西南大学).

[8] Batra, R. K., Ghoshal, T., & Raghunathan, R. (2017). You are what you eat: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picy food and aggressive cogni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71, 42-48.

[9] Byrnes, N. K., & Hayes, J. E. (2016). Behavioral measures of risk tasking, sensation seeking and sensitivity to reward may reflect different motivations for spicy food liking and consumption. Appetite, 103, 411-422.

[10] Wang, X., Geng, L., Qin, J., & Yao, S. (2016). The potent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spicy taste and risk seeking. Judgment & Decision Making, 11(6), 547-553.

作者 | 太一

编辑 | 木舟

(本文由京师心理大学堂原创,欢迎转发至朋友圈,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征得作者同意后方可转载)

点击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内容

夸夸群 | 熬夜 | 手机 | AA制 | 杠精 | 学婊

欲擒故纵 | NTR | 男子汉 | 择偶 | 分手

心理绘画 | 心理人 | MBTI | 心理咨询

家暴 | 出柜 | 吵架 | 童年 | 生育

同性恋 | 抑郁症 | 性教育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