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特色美食资讯

  • 网红美食资讯

  • 家常菜资讯

  • 夜市美食推荐

  • 中国人喝咖啡,根本不崇洋媚外

    发布时间: 2021-02-10 08:38浏览 河南美食 编辑:admin 家常菜资讯

    中国人喝咖啡,根本不崇洋媚外

    最近,边肖患上了咖啡成瘾,他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在现在这个都市人生活依赖咖啡的时代,当他们谈论咖啡时,他们谈论的是“美式”、“意式”和“澳式白色”,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咖啡文化呢?

    我们理解的咖啡,基本上离不开风格。一直被大众所理解的咖啡,不是有钱人喝就是外国人喝,或者是中产白领必备。

    甚至一个全球的咖啡店连锁店都在调侃气氛组的笑话,气氛组似乎在微妙地定义咖啡。职场人“一杯解决千愁”是中产阶级的标准,没有笔记本就不配喝咖啡。

    边肖真想大声喊着要咖啡。小资这顶帽子太重了。其实准确的说,我们有自己的咖啡文化,我们更脚踏实地。

    有一种咖啡

    粗糙便宜就好

    如果拍一部关于咖啡的纪录片,欧美澳洲的画风是“享受最高风格”,而日韩则可以制造出冷感和高级感。

    画风一变,在这样的地方,你会看到黄牙的阿伯,穿着拖鞋走到一个破破烂烂的旧早点摊,点了一杯不到十块钱的咖啡,坐了一整天。

    这是南洋咖啡的风格

    不要怀疑,这是南洋咖啡的遗址,位于东南亚国家的中国地区或者中国的海南地区。

    如果说咖啡对很多人的印象是高富帅或者中产白领,那么南洋咖啡一定是最古老但最叛逆的摇滚草根。

    它的特色首先体现在它厚重的口感上,粗犷、浓烈、奔放。

    纯正南洋咖啡

    习惯喝美式的人,别以为能喝苦的。南阳黑咖啡的苦味和我们之前喝的咖啡的苦味完全不同。它是黑色的,不透明的,厚得像蜡滴一样的咖啡痕迹挂在杯子的边缘。不加糖不加奶,真的像吃中药一样。

    如果非要比较阿拉比卡豆的烘焙程度,南洋咖啡烘焙数倍深,其苦涩如无底洞,致命一击,可乐的苦味渗入额头。

    咖啡不苦。不是南洋咖啡

    它独特的焦味与星巴克的红发咖啡不同。通常,咖啡不应该含有杂质。而南洋咖啡的烘焙豆厂则是将小麦粒、玉米粒、焦糖等混合在一起。加入咖啡以增加其重量,沉入杯底的黑色粉末颗粒总是可见,因此相比之下味道更粗糙。

    为了掩盖原料的粗糙感,一般都要借助牛奶或者冲泡技巧来调整,所以更注重手工制作,冲泡的配置也比较老套:铁皮长柄勺,长口锅,带铁环的棉纱过滤袋。

    制作南洋咖啡的配置很老套

    由于生咖啡豆成本降低,南洋咖啡在全球咖啡行业走平民路线,通常七八块就能买到一个

    杯道地的南洋咖啡。

    当地人喝咖啡的氛围也是足够接地气,在南洋地区,这种咖啡店通常被叫“Kopitiam”,即邻里咖啡店或传统咖啡店,常出落在大街小巷的小贩中心或者传统早餐档茶水档口。

    Kopitiam这一词就是结合了马来语的咖啡(Kopi)和福建话中的店(tiam)而成。

    △咖啡店就是这般随意

    在南洋一带点咖啡也非常有意思,他们自带一套独门暗号。有些店家墙上贴着菜单表,看似复杂,但总有规律可循。要是你是海南人、广东人或福建人,可能还会觉得带着点莫名的熟悉感。

    如果你点了一杯Kopi,端上来的绝无例外就是加了炼乳和淡奶的黑咖啡。如果不想要太甜,可以叫Kopi sui dai,Siu dai就跟广东话的“少底”,福州话的“少甜”发音类似,也就是你的咖啡里就只给你放一半的炼乳。

    如果要求更甜,那边是要叫Ga dai (加底),福州话也有“加甜”之意,要是嫌咖啡太淡,可以叫Kopi gau(厚),嫌咖啡太浓太苦,就改叫Kopi po(薄)。

    △南洋咖啡术语太多

    要是不想加炼乳,那就是Kopi C,这时候咖啡里的炼乳就会换成没那么甜的鲜奶。关于这个C,即有人理解成广东话或闽南语里的“丝”发音,也有人说C其实是海南话里的“鲜”字。

    如果想要不加奶的黑咖啡,那就是Kopi O,福建人干脆能读成“咖啡乌”,不加奶又不想加糖,直接全黑的叫Kopi O Kosong(咖啡乌可颂),“Kosong”就是马来语里面空空如也的意思。如果想要加冰,就点Kopi Peng。

    这套南洋咖啡点单宝典,还能融马来话、英文 、福州话、广东话、海南话于一体,都不知道是哪位语言全才发明而来,非常粗野生猛,跟优雅没半毛钱关系。

    在南洋华人一带,喝咖啡就是全民日常的习惯,地位完全不输茶。

    那些Kopitiam长得就像路边随随便便的大排档,你可以不修边幅穿着背心衫和人字拖坐在塑胶伞下的塑胶椅上,早早来一杯咖啡蘸油条,或者咖椰酱烤吐司或者烧面包,再加上两颗半熟鸡蛋,这是很多新加坡人和大马人一天的开始。

    △咖啡可以配生鸡蛋、面包、甚至油条

    要是不想坐茶室,店家会先问你“喝的包的?”,意思就是这边吃还是外带,有的简单直接问“喝,包?”或者“吃,包?”。

    最普遍的一个“吃”字就有南方人的痕迹,一袋新鲜出炉的塑料袋打包南洋咖啡,才是最道地的配置。

    就跟嗜啤酒如命的青岛人如出一辙,真正的全民热爱,不过如此。

    △袋装咖啡加冰味道极好

    毕竟对他们而言,咖啡并不是拿来po照上社交网站求赞的,而是实实在在劳苦大众提神必备的“红牛”,要什么精致格调。

    南洋咖啡,最有中国味道的咖啡

    南洋咖啡不仅打破了我们对咖啡的固有印象,而且它还是最早称得上有中国味道的咖啡。

    在中国,“南洋”一词的出现,差不多是在明清时期。

    明代人口膨胀迅速,东南沿海的许多人只能持续往南、往西谋求新的耕地与住处,搭船到中南半岛沿海、菲律宾群岛、印尼群岛等地经商、做工,甚至与当地人通婚定居,通称为“下南洋”。

    因此作为汉人移民新天地的南洋,才开始有了明确的范围与概念。

    △南洋咖啡是下南洋华人的印迹

    随着大批华人移民源源不断移入南洋,华人的足迹几乎遍布南洋各地,成为今日东南亚各国族群构成的重要份子,中国的饮食习惯也被带到了南洋。

    其实在南洋咖啡店的招牌上,我们能瞥见其中暗藏的玄机,带有“琼”“泉”“海”字的招牌,一般都是海南人经营的,而福州人的招牌上带有“榕”和“福”的字样。

    △装修风格上极具南洋风情

    南洋咖啡,严格来说最早是海南人发明的。早在19世纪50年代,新加坡的咖啡店老板就基本上是海南人的天下了。

    华东师大民俗学研究所的张海岚说过:“相比福建帮、潮州帮、广府帮、客家帮,琼帮下南洋是最晚的,在较早的四大帮派垄断完了当地东南亚土产、中国土产、航空业等行业之后,琼帮正好开启了‘打洋工’的移民模式。”

    △南洋咖啡是海南咖啡的前身

    当时为了防止移民帮派利益分配产生的摩擦博弈,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定。英国人习惯聘请海南人做厨师帮手,海南移民群体就从洋人的厨房助手做起,学习西餐制作,接触了咖啡西点的制作技艺。

    于是在他们想要自立门户的时候,新马饮食文化的核心——Kopitiam就成了海南人的大本营。

    南洋咖啡的发源,还离不开另一个籍贯群体——福州人。福州人大量抵达东南亚的时期更晚了,大概是在19世纪下半期。

    △海南人和福州人是南洋咖啡最早的先行者

    当大部分行业都被族群垄断之后,福州人只好选择门槛较低的饮食业,到了后期还能与海南人并驾齐驱。

    传统的南洋咖啡豆大多属于印尼的罗布斯塔豆,比意式常用的阿拉比卡咖啡豆味道更醇厚。虽然种咖啡豆的技术来自海外,但海南人制作和加工咖啡的技艺,更多来自于中国的烹饪习惯。

    意式咖啡用的是滚筒式烘焙炉,而当地人发明的大锅炒咖啡豆的方法,加入牛油、盐、砂糖、芝麻、玉米粒等等翻炒,令生豆更粘稠更有厚重感,炒出来的咖啡豆再搅碎成粉,这就跟中式传统烹饪炒菜或炒茶的原理不谋而合。

    △炒咖啡豆的方式依旧是中式

    其次南洋咖啡的冲泡方式上,也很有中式的味道。

    一般的西式咖啡,都是先冲咖啡后加牛奶和糖,但南洋咖啡通常会在杯底加入炼乳和糖,然后再用沸水煮开的水,泡完咖啡粉,继而倒入杯中与底部的炼奶和糖碰撞,透过汤匙搅拌可以控制甜度与浓度。

    △《早餐中国》里澳门阿姨做南洋咖啡

    过去在海南人经营的咖啡店里,调好一杯南洋咖啡是师傅练就的手艺活。他们为了让咖啡中的空气排出,能使咖啡达到滑顺细腻的效果,就会用铁汤匙快速搅拌,一旦不熟练,就会让咖啡在搅拌过程中四处喷溅。

    △煮咖啡是门手艺活

    除了制作工艺和冲泡方式都非常中式之外,来店消费的客人,还会被称为“茶客”,因为在传统的观念里,只有茶馆而不是咖啡店,就算来新加坡开咖啡店的海南人,依然习惯把顾客称为“茶客”。

    △咖啡店装修风格带有很多中国元素

    店铺的装修风格很多都沿袭中式茶馆搭配洋人的设计风格,甚至早期有的Kopitiam还可以在每张桌位配置一个痰盂。

    一杯咖啡的城市想象

    即便后来海南人也能在本土种植咖啡豆,但海南岛上的咖啡,最早也是由文昌华侨先辈,从南洋带回当地种植的。

    如今在众多知名全球连锁咖啡店和网红咖啡店云集的都市,南洋咖啡无形中沉淀出了一种岁月和旧时光的味道。对于东南亚国家来说,南洋咖啡文化依旧是平民文化中重要的一环,也是华人社会关系的情感纽带。

    △南洋咖啡维系着华人情感

    看一座城市里的人如何喝咖啡,也许能品出不一样的味道。

    CNN评选过全球八大最佳咖啡城市,亚洲地区唯一上榜的就是新加坡。对于被称为“世界城市花园”的新加坡来说,这里不缺知名全球连锁咖啡店,但真正深入到大街小巷的小贩中心,才是新加坡最多元包容的文化核心所在。

    △新加坡小贩中心的生活气息

    南洋咖啡是新加坡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调味剂,地狭人多的新加坡,超过八成的国民都住在公共组屋里,有一家走路就能到的邻里咖啡店,就跟便利店之于一座城市那样,这是能和城市和解的瞬间。

    在新加坡,咖啡店有超乎我们想象的包容力,年轻人可以早晚喝Kopi,也喝星冰乐,也喝Nylon的拿铁,多元、鲜活、混搭的百态,就是新加坡的swag(调调)。

    而在大马那些二三线小城小镇,比如新山、怡保、槟城、芙蓉等等地方的茶室,就是最具有市井风情的天地。马来西亚地大物博,非常散装,就连咖啡店用碟还是碗都有不同的讲究。

    △非常有古意的南洋咖啡

    马来西亚人普遍嗜甜,他们还有一种改良版的南洋咖啡,也就是白咖啡。

    据说白咖啡的原产地是在怡保,“白”并不是指咖啡颜色是白色,而是强调炒豆的时候不加糖,只用低温和特殊手法烘焙,以此达到少酸少苦少涩的风味,口感更加爽滑柔和。

    △旧街场白咖啡也很经典

    对于大马人而言,茶餐室里的南洋咖啡承载的更多是老一辈的情怀。

    暮气沉沉的老城,最能带来人间烟火的就是茶餐室,这些茶餐室就是那些满口黄牙老咖啡客、戴礼帽算彩票的爷们儿聚会的空间,是他们对家乡味的情感寄托。

    △与当下网红咖啡店不同,kopitiam多是老咖啡客

    南洋咖啡不可避免被赋予一种时代的意义。黄明志在《海南饶舌》中唱尽了海南移民到马来西亚打拚的真情岁月:“我阿公,七十年前带十一块,草帽短裤,坐船过海陆,跟舅来到这里,做么工都不怕苦,Rot 加椰牛油,一杯杯咖啡乌。”

    它不可避免地混合了殖民地饮食文化符号——咖啡、糖、炼乳,这些起初被视为劳苦大众的麻醉品。

    它毫不遮掩咖啡最底层的那一口苦味,可能是贫穷的苦、饥饿的苦、离乡背井的苦,每一种生命的苦都在南洋咖啡里无所遁逃。

    △南洋咖啡更能还原生活本真状态

    但它又衍生出各种复杂多元的比例搭配,一种回归本真和自由的状态,以及最市井最开放的文化秩序,这是独属于草根的智慧。

    古往今来,咖啡这一文化符号一直在随着时代变迁而有着各种各样的解读,咖啡似乎是小资中产们的生活方式,也可以是社畜们用来调侃续命的解药。

    也许还应该包括一种涵义,也就是南洋咖啡正在呼应当下的——咖啡即便和生活一样苦,这就是打工人的宿命,你也可以活成你想要的样子。

    △咖啡还可以是自由自在

    你爱喝南洋咖啡吗?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9-2020 洛阳食享家 版权所有 sitemap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