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特色美食资讯

  • 网红美食资讯

  • 家常菜资讯

  • 夜市美食推荐

  • 自由烹饪太难了

    发布时间: 2021-02-07 08:00浏览 河南美食 编辑:admin 家常菜资讯

    自由烹饪太难了。

    永远不要觉得冷|

    “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厨房。

    《call me by your name》

    无论在哪里,无论怎样,只要是厨房,只要是做饭的地方,我都不会讨厌。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有完整的用具,干净干燥的毛巾和白色瓷砖,有光泽。

    即使是脏厨房,我还是喜欢得要命。"

    不,我不能。我喜欢干净的厨房。它有一种稳定的生活秩序感。能看到吉本芭娜娜写的东西,莫名的觉得软绵绵的。

    《小森林》

    “冰箱里放满了各种食物,似乎可以轻松度过整个冬天。突然,我从沾着油渍的煤气灶或生锈的菜刀上抬起头,窗外的星星变得寂静无声。当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我想,当我告别这一生的时候,我愿意在厨房里咽下最后一口气。”

    能够把厨房做的满满当当,就是一种安全感。小说中的女孩,亲戚去世后,住在朋友家。朋友家的厨房挺满意的。银色的冷锅,锋利的刀,高档的榨汁机,冰箱也很整洁。

    《朱莉与朱莉娅》的厨房是厨师的梦想

    其实这本小说《厨房》和做饭吃饭关系不大,厨房更像是放置灵魂的子宫。但是在这个表白之初,真的让很多人把厨房的地位放在了更高的层次上(比如我)。

    我也喜欢厨房,有使用痕迹。昨晚洗过的杯子排干了架子上的水,冰箱断断续续地嗡嗡作响,炉子上的搪瓷锅开始汩汩地灌热汤,餐桌上翻着一本未完成的书。

    阿克曼《让娜迪尔曼》剧照

    如果是那种“凉菜”厨房,很难有这样的放松感。太一尘不染,太冷,让人瑟瑟发抖。我真的不能卷起袖子就这么算了。恐怕我在里面唯一能做的饭就是沙拉了。

    那些真正在厨房里偷偷摸摸做饭的人,一口气把菜切好准备好,油溅得咯咯响,显得有条不紊,没有章法。做完后仔细擦污渍就好了。没有烟火的厨房,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海鸥食堂》李餐厅开放式厨房

    BBC制作的纪录片里,《小小巴黎厨房》里瑞秋霍(Rachel Khoo)的迷你厨房很可爱,就像蓬松的Shuffle,屏幕上飘过黄油的香味。

    她的地盘只有一只胳膊那么大。麻雀虽小,组织有序,但动线安排合理。忙碌的物体触手可及,一半的烹饪已经完成。阳台上种植的罗勒迷迭香可以方便使用。

    /images03/20210205/51f6cd3bc0f548748a1787f8e1325d1d.jpeg" img_width="985" img_height="579" />

    ▲《天使爱美丽》现身说法

    好一个生动活泛的厨房啊,奶酪落在案板上,捻起来放进嘴里偷吃,做红酒炖菜的时候,多出来的刚好抿掉,是个快活的做饭人了。

    厨房真是一个好治愈的场所。细细想来,在人们围绕厨房的时间里,延绵出了好些浓得化不开的记忆。

    青山七惠的小说,似乎有过这么个桥段。罹患癌症在厨房煎青花鱼的阿姨,突然开口沉静说道,如果你以后再吃到青花鱼,也一定会记起我吧。

    ▲《小森林》里复刻妈妈的独家蛋糕

    我们老是愿意把抽象的情感依附在生活的细枝末节上,才显得有迹可循,而厨房似乎是最好的回忆场所。

    《长恨歌》里, 王琦瑶落魄无所依傍时候,在旧货行遇见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程先生,两人便去程先生家吃饭,由他下厨。

    程先生烧的是腊肉菜饭,再有一大碗蛋羹。两人面对面坐着,端着菜饭碗,却有点饿过头了,胃里满满的。一碗饭下去,才觉出了空,就一碗接一碗地吃下去,没底似的,不知不觉竟将一只中号钢精锅的饭都吃完,蛋羹也见了底,不由都笑了。

    想十二年才见一面,没说多少话,却是闷头吃饭。又想过去曾在一起吃过许多次饭,加起来大约也没这一顿吃的多。

    旧友重逢,情绪潜滋暗长,唯有厨房能够承担这份相顾无言。

    置于厨房的场景,其实多半都是在讲人情。

    我们自己不也是嚒,逢至过年免不了怀念起厨房的烟火人声。

    小时候过年的厨房再丰裕不过,北方的大白菜能堆到楼梯走道,南方的咸鱼腊肉也早早攻占了地盘。家里人轮番上阵包饺子,冰箱肯定是不够放,一锅接一锅蒸汽窜满厨房,吃进肚里才是正经事儿。

    而现在的年味儿眼见着寡淡起来,说好厨房会在年节解除封印,但好些时候也是全家人酒店订一桌,菜色挺齐全,该有的年年有鱼也都码上,不费什么劲儿,可对年节热火朝天的盼望劲儿打了不小折扣。

    原地却产生了另一种乡愁。

    对现在年轻人来说,下厨是有些许消遣意味的,而 喜欢厨房,更多是喜欢那份家常和温情,难得拥有的安栖场所。

    ▲问就是在厨房捣鼓呢

    还记得念书的时候,常常夜半失眠,拧开油烟机昏黄的灯,和朋友坐在厨房的小桌子旁漫无目的东扯西拉。

    很多时候旁的我都忘了,可我还记得他们的厨房,奶白色小方桌上铺的红白格桌布,上面有咖啡渍和番茄酱,大块宜家买来的木头案板上还残留法棍面包的渣子。

    厨房从来不需要太精致,它该是剥开外壳,人能袒露出来的柔软一面。

    不过我想,现代都市人不大会请人来家里吃饭了,餐厅、外卖不要太丰富,郑重其事的邀约反而显得局促。

    ▲朋友做的早餐,可以吃一辈子

    倒是有几个很亲近的爱做饭给人品尝的朋友,我相当捧场,每次都吃得心满意足。自己是厨艺不精的,便只爱做一人食。

    在厨房一个人煮意大利面的时候,也总会分心想到村上春树的《意大利面之年》,锅里色拉油滋啦滋啦煎出的大蒜香味,充满蓬勃分量。肉酱下锅翻炒,加上新鲜番茄和罗勒一点点熬成鲜粉色的酱汁,也是叫人感到 平静的愉悦。

    偶尔也会去一人食也毫无心理负担的小店。常去的大都是日式 居酒屋,往来很多下班族,或者干脆就是住在附近的人。

    说来也奇怪,城市里好些适合一人食的小店,都是日式的,大概也是受了日剧的影响,菜色清爽多样。也不会有“给亲戚看见我一个人食吉野家”的羞赧。我想是快餐店的灯太惨白了,换个灯色,兴许内心会松弛许多。

    ▲《一起用餐吧》里的小诗

    现代人就算不喜欢下厨,也会喜欢买厨具、餐具。厚实的铸铁锅,精妙的雪平锅都是备齐了的,不如下次拿出来用用吧。

    内容编辑:小李Linus,外卖是不想点的。

    原文首发于《新周刊》旗下公众号“F小姐MissF”。

    [Miss F ]

    和你一起收集生活灵感

    业余观察繁华世象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9-2020 洛阳食享家 版权所有 sitemap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