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特色美食资讯

  • 网红美食资讯

  • 家常菜资讯

  • 夜市美食推荐

  • 我歌颂每一串烤肉,我爱每一只鹅

    发布时间: 2021-01-30 09:33浏览 河南美食 编辑:admin 夜市美食推荐

    我歌颂每一串烤肉,我爱每一只鹅

    今年春节

    因为这个国家提倡当地的春节

    所以

    放开肚子,多吃点肉

    毕竟

    汪曾祺老师说

    一个常年吃白菜的人,没有什么好味道

    吃一段时间肉很爽,一直吃肉也很爽!

    文本|阿信

    躺在床上刷豆瓣9.0纪录片—— 《人生一串》对意志力是一个关键性的打击!于是,果断的拿起电话,点了烧烤外卖。

    与《舌尖上的中国》系列相比,《人生一串》的仪式感更少,而更多的是人间烟火。我最喜欢这句话:“没有烟火,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当阿信看到食客们尽情地吃肉时,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没有什么是烧烤解决不了的

    汪曾祺曾说:“一个常年吃白菜的人,不有福。”人类天生就需要美味的食物,尤其是肉。今天给大家推荐一个吃肉满人间烟火的指南。

    一个

    哪里有鸡,哪里就有江湖

    鸡肉是一种神奇的食物,——自然好吃,一个人撑一道菜也不会怯场;但是没有什么独特的性格。纵观中国的各个地区,不管人们的饮食习惯有多么不同,鸡总是可以用来做适合当地人民口味的特色菜。

    比如上海的水煮鸡。

    要了解一个城市,就要从城市的“吃”开始,要了解上海的“吃”,就要去“老黄埔”。

    在“老黄埔”长大的人,对美食有着传统的理解。客人每次到家,只买两种外卖熟食:小绍兴白切鸡和小金陵板鸭。

    图片来源:《孤独的美食家》

    云南路上的小绍兴,在老上海人心中,相当于白切鸡的别称。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江湖吃鸡》里没有绍兴的对手。即使在90年代,在“德州扒鸡”、“温州烤鸡”、“东江盐烤鸡”等数百只鸡的混战中,绍兴依然在激烈的竞争中领先。

    绍兴的白切鸡非常讲究采鸡、集鸡、切鸡、烤鸡,肉质非常安全。除了鸡肉,还有一个关键环节,就是小碗蘸——葱和姜的比例要恰到好处,酱油要酿出豆香。

    每一个环节都到位后,这一盘鸡肉上桌,很有说服力。

    白切鸡蘸,啊,这张图能看800遍

    近年来,上海餐饮行业的路网上出现了许多红店,但人们总觉得缺乏亲切感,一家又一家的店铺被热烈欢迎到沉默。传统的菜肴,如烧鸡,不温不火,坚持上海人的传统口味,态度温和。

    2

    烤鸭太迷人了

    鸭子似乎总是和古都有关系,比如北京的烤鸭,六朝古都南京的盐水鸭,南宋都城杭州的酱鸭。在古都很有名的鸭子,做法很复杂,但每次折腾都有一层味道。

    没有什么食物能比北京烤鸭更能代表北京。

    对于游客来说,烤鸭是北京的名片。“不去长城不吃烤鸭真可惜。”北京四大九城遍布1000多家烤鸭店,规模不一,但旅游团游客似乎只对全聚德情有独钟。

    但生活在北京的人们,对烤鸭有另一番选择。

    北漂们喜欢带着亲戚们去四季民福、花家怡园或者小大董。位于北翔凤胡同的利群烤鸭店,是他们心中烤鸭界的米其林,招待外国友人再合适不过了。

    隐藏在胡同深处的利群烤鸭,是原全聚德的厨师张立群于1992年在自家的房子里开办的

    混迹于CBD附近的人们,吃烤鸭时更多的是商务宴请,大董、海天阁、长安壹号等这些人均消费三四百的烤鸭店,是他们通常的选择。

    而真正的老北京人,对于烤鸭店的选择要更宽容一些——大鸭梨、鸿运楼、民福居、便宜坊、金百万……这些店的价格大约是全聚德的三分之一。

    他们吃烤鸭,都有一套自己的讲究:羊角葱+六必居甜面酱是吃烤鸭的标配,荷叶饼和芝麻空心烧饼是衡量一家烤鸭店水平的关键指标。

    3

    没有一只鹅能活着走出广东

    鹅,一直被很多人认为是最凶猛的家禽。它们体型不大,胆子却不小,不仅不畏惧人类,还十分容易被激怒,战斗力在家禽里面绝对是扛把子的存在。

    或许每一个不吃鹅的人都有一段被“社会鹅”吓哭的童年阴影。

    但是再凶悍的鹅,到了广东人的手里都难逃被吃掉的命运(其实不只是鹅,还有鸡、鸭、乳鸽、斑鸠、鹧鸪、福建人……)。

    事实上,广东烧鹅和北京烤鸭有同一个祖宗,就是南京的金陵烧鸭,自明清以来分别传入两地,演化成了现在的样子。广东的气候一年四季都适合养鹅,清远、阳江、开平和潮州是广东的四大产鹅区。

    烧鹅是烧味中最贵的一种,一是因为鹅的价格远贵于鸡鸭,二是因为烧鹅很难在家里自制,甚至普通餐馆都未必能做。

    图片来源:纪录片《舌尖上的新年》

    而在烧鹅中,鹅腿是最贵的部分,一条完整的鹅腿大约能占全鹅重量的八分之一(广东的鹅每只有六七斤重),而且广东人讲究吃“运动的肉”,吃鱼要吃鱼尾,那么吃鹅当然要吃鹅腿了。

    爱吃鹅腿的大多是年轻人,或者小朋友。而介意脂肪摄入的中环小姐,则更爱吃鹅胸,不是因为“吃什么补什么”,而是因为鹅胸肉脂肪少,瘦肉多,吃多了也不怕胖。

    对于酒客来说,鹅背肉是白酒最好的下酒菜,因为背部皮香肉嫩;而“鹅碎窝”是最好的下酒菜,它是鹅颈下方、胸口以上、锁骨中间的一块圆圈位置,据说这里是鹅吃饲料时的必经之地,脂肪几乎为零,但是没有肉,只有皮。而且每只鹅只有一块“碎窝”,可以说非常之珍贵了。

    4

    牛肉,正气凛然!

    牛,是农耕时代重要的生产资料,在很多朝代都不允许私自杀牛。《礼记·王制》中记载:“诸侯无故不杀牛“,古人能吃的上牛肉的,基本都不是想过安稳日子的普通人,比如《水浒传》中的武松、靠开黑店卖牛肉的孙二娘等等。

    说到牛肉,就不得不说一说潮汕牛肉丸。

    牛肉丸最早为世人所熟悉,还是在周星驰的电影《食神》中——汤汁一喷不可收拾,治好了厌食症患者的撒尿牛丸。莫文蔚用她惊人的腕力,把每块牛肉用铁棒平均捶打了26800下,而牛肉丸的弹性就来自于这千万次的捶打。

    图片来源:周星驰电影《食神》

    潮汕人对牛肉的新鲜度有着极高的要求,牛肉要现宰现切,切肉师傅的刀工也非常重要,肉片必须手切,厚薄均匀,才能既保持鲜嫩又满足入口后的饱喉感。

    肉丸和筋丸是人们最熟悉的牛肉丸。肉丸是最原汁原味的,一口咬下去口感均匀,肉汁迸发;而筋丸则是在牛肉中加入了一些嫩筋,吃起来更有嚼劲,而且牛肉味更浓。

    牛肉丸最佳的食用场景是在潮汕牛肉火锅中,现在已红遍大江南北。我们常常能看到店铺门口的手打牛肉丸真人秀,其实这通常只是表演而已,在工业化时代的今天,大多数牛肉丸的制作早就演变成了高效且高质的半人半机打。但即便如此,牛肉丸的制作也留存着一丝精致和讲究。

    5

    吃羊无小事

    羊,是中国“地大物博”的最佳案例。绵羊、山羊、黄羊、羚羊、青羊、岩羊、盘羊……烤全羊、红焖羊、羊杂汤、酥羊大面……在中国人吃猪肉之前,羊肉才是肉食界的扛把子,它香烈、鲜浓,总有一种富于世俗的肉欲。

    谁才是肉食界的老大?

    当红柳遇见羊肉,气质高度一致,味道上相互成全,简直是烧烤界的天作之合。

    红柳,是一种灌木,没有柳树高,在新疆的沙地和盐碱地上常有它们的身影。红柳由于多见,再加上生长速度特别快,所以新疆人民就地取材后,去皮削尖,就可以用来串肉了。

    图片来源:《人生一串》

    羊肉一般取自新疆罗布羊,它们被养殖在荒漠和半荒漠地带,为了寻找草料需要长时间来回奔走,肉质自然也出落得更加紧实。

    图片来源:《人生一串》

    如果有机会去新疆尉犁县,一定要与当地人一起在家门口烧烤,真切地感受他们从南疆盐碱地上取下红柳,穿起新鲜切块的羊羔肉,架起两排地砖作为天然烤架的自然派。只需撒上细盐,胡杨木炭火熏起果木的芳香,发酵着人们的等待。

    6

    唯有猪猪不可辜负

    猪,与中国人似乎有着天然的默契。在我国传统劳动人民的智慧里,猪被挖掘出了无限的可能性——从猪头到猪尾、从猪肉到猪皮,中国人花样吃猪不放过任何一个部位,显示出了对猪猪最大的诚意。

    锅包肉是东北菜之光,它大致有黑龙江、辽宁、内蒙古三个流派,但最广为流传的,还是金灿灿的黑龙江锅包肉。

    图片来源:《日食记之锅包肉》

    它与其他酸甜肉(比如:糖醋里脊、菠萝咕咾肉等)最大的不同,就是在裹了淀粉的肉片中加入了葱姜丝和香菜梗。然后逐片下入烧至七成热的热油里,炸三分钟。

    等到油温八成时,再次下肉片复炸,接着加糖、醋、酱油、香油调匀翻炒。

    图片来源:《日食记之锅包肉》

    外酥里嫩的锅包肉,总是隔着十里路就能辨认出它的味道,那股醋味儿,可以瞬间让你的口水流到老。

    只要选好肉、选对肉、烹饪得当、适量摄取,吃肉就是一件快乐又健康的事。

    扫码即可购买

    文化名人纪念演讲

    梁漱溟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纪念讲座 |梁漱溟文化思想 |叶圣陶孙女回忆叶氏文脉 |柳诒徵先生纪念讲座 |陈寅恪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纪念讲座 |陈作霖先生逝世一百周年纪念讲座 |作家张爱玲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讲座 |林散之、高二适先生纪念讲座 |钱穆先生逝世三十周年纪念讲座 |阮玲玉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讲座 |上官云珠、周璇诞辰一百周年纪念讲座 |谭延闿逝世九十周年讲座 | 孙中山先生逝世九十五周年纪念论坛 |王阳明逝世四百九十周年纪念论坛 |

    文化名家系列讲座

    莫砺锋:开山大师兄 |周文重:国际关系新格局 |周晓虹:口述历史与生命历程 |周晓虹:费孝通江村调查与社会科学中国化 |周晓虹对话钱锁桥 |周晓虹、张新木、刘成富、蓝江对谈:消费社会的秘密 |群学君对话舒国治 | 群学君对话叶兆言 | 黄德海、李宏伟、王晴飞、王苏辛、黄孝阳五作家对话 |孙中兴:什么是理想的爱情 |杜春媚对话郭海平 |程章灿:作为诗人与文学史家的胡小石 |谷岳:我的行走之旅 |黄盈盈:中国人的性、爱、情 | 金光亿:人类学与文化遗产 | 周志文:人间的孔子 | 严晓星:漫谈金庸 | 周琦:越南法式风情建筑 | 魏定熙:北京大学与现代中国 | 胡翼青:大数据与人类未来 | 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系列高峰论坛 | 毕淑敏读者见面会 | 徐新对话刘成 | 谢宇教授系列演讲 | 王思明:茶叶—中国与世界 | 祁智对话苏芃:关于写作 |甘满堂:闽台庙会中的傩舞阵头 | 张静:研究思维的逻辑 | 翟学伟:差序格局——贡献、局限与新发展 | 应星:社会学想象力与历史研究 |吴愈晓:为什么教育竞争愈演愈烈? | 李仁渊:《晚清新媒体与知识人》 |叶檀读者见面会 |冯亦同:金陵之美的五个元素 |华生、王学勤、周晓虹、徐康宁、樊和平对话 |

    城市文化与人文美学

    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修班(第一期) |东方人文美学深度研修班(第二期) | 大唐风物,侘寂之美: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一期) |大唐国宝、千年风物: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二期) |当颜真卿遇上宫崎骏: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第三期) |史上最大正仓院与法隆寺宝物展:日本美术馆与博物馆之旅 | 梦回大唐艺术珍品观展会 | 四姝昆曲雅集: 罗拉拉、单雯、孙芸、陈薇亦 |昱德堂藏扬州八怪精品展 | 《南京城市史》系列人文行走活动 |《格致南京》系列文化活动 | 文心雅韵:中国传统人文美学系列讲演 | “文学写作与美好城市”高峰论坛 | 仰之弥高:二十世纪中国画大家展 | 首届微城市文化论坛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一期:南京运渎)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二期:明孝陵)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三期:文旅融合)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四期:城南旧事)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五期:灵谷深松)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六期:清凉山到石头城)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七期:从白马公园到明孝陵)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八期:从玄武门到台城)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九期:从金粟庵到大报恩寺)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期:从夫子庙到科举博物馆)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一期:从五马渡到达摩洞) |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二期:从狮子山到扬子饭店) |南京城市文化深度行走(第十三期:从南朝石刻到栖霞寺) |从南京到世界:第一届微城市论坛 |园林版昆曲舞蹈剧场《镜花缘记》 | 秋栖霞文学日系列活动 |

    社会科学研修班与专题课程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6) |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7) | 社会心理学暑期班(2018) |社会科学经典理论与前沿方法暑期班(2019) |口述历史与集体记忆研修班(2020) |中国研究:历史观照与社会学想象力学术研讨会 |中国社会学:从本土化尝试到主体性建构——纪念中国社会学重建40周年学术研讨会 |第一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 (2018) |第二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19) |长三角论坛2019新春学术雅集 | 第三届长三角社会学论坛(2020) |

    新书分享会 | 经典品读会

    《金陵刻经处》 | 《 生活的逻辑: 城市日常世界中的民国知识人(1927-1937) 》 |《谢辰生口述》 |《袍哥》 | 《年羹尧之死》 | 《朵云封事》 |《两性》 |《放下心中的尺子——庄子哲学50讲》 |《东课楼经变》 |《旧影新说明孝陵》 |《光与真的旅途》 |《悲伤的力量》 |《永远无法返乡的人》 | 《书事》 |《情感教育》 |《百年孤独》 |《面具与乌托邦》 | 《传奇中的大唐》 | 《理解媒介》 |《单向度的人》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9-2020 洛阳食享家 版权所有 sitemap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